位置:丹东新闻网 > 丹东房产 > 正文 >

朝鲜核试验影响中朝边贸 辽宁丹东十日见闻(图)

2019年07月10日 22:07来源:未知手机版

黄立坤,国家电网标志矢量图,红色收藏

本报记者奔赴丹东,试图记录在这样一个敏感而重大的历史时刻,这个边境小城,以及来往于中朝两国的那些商人们神秘而冒险的故事。

□本报记者 李海鹏

丹东的第三次不安

10月9日,朝鲜举行首次地下核试验当天,驻扎在辽宁丹东的中国边贸商人们当中就普遍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天的午饭对商人单明毅来说是悲观的一餐,当时其妻弟在电话中顺便提起朝鲜核试的消息,单明毅说:“完了。”

8年以来大胆的贸易形式和赌博般的投入,曾让单明毅获得了高额利润,但是他与同道中人都知道,这种利润正如朝鲜半岛的局势一样,从来就不曾稳当可靠。

这些商人们的意志并不脆弱,恰恰相反,他们韧劲十足,否则不可能在十多年里的历次挫折中幸存下来。他们非常清楚中朝之间贸易的重要性,令他们担心的,是贸易过程中一些很具体的波动。

对他们来说,这些波动是很可能发生的,且是灾难性的。过去几年中,因为朝方数次持续几个月的闭关,曾让他们被拖欠的货款无法追回。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着对朝鲜各个国营商社和会社的债权。

在10月9日过后的一周里,当看到鸭绿江边“中朝友谊桥”口岸的运转大体如常后,单明毅仍不觉得自己当初是反应过度。为了规避风险,他已经决定更谨慎地挑选定单。很多当地边贸商人得到消息称,一些真正的大额贸易,如来自上海等地的边贸货运和对朝直接投资,在核试次日就已暂停。

孙美玉,一个有10年对朝边贸经验的丹东女商人,也开始采取相对稳妥的策略:通过代理公司出口货物。即便是在1999年朝方拖欠其货款高达40多万美元的情况下,她也不曾作出如此决定。

连这些最亲近消息源的商人,目前也难以对局势作出判断。

在14日下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制裁朝鲜的第1718号决议之前,鸭绿江对岸的朝鲜新义州度过了平静的5天。核试验的次日(即10月10日),丹东的“中朝友谊桥”口岸闭关,让本应习以为常的中国边贸商人们颇多猜测。不过,这只是对岸为了庆祝朝鲜劳动党成立61周年的例行放假闭关。

对与朝鲜有着306公里边境线的丹东市来说,这是很不平静的5天。尽管鸭绿江水面由中朝共有,在中朝友谊桥边的码头上开出的游船,却不再像以往那样靠近朝鲜江岸航行,顶多只是沿河道中线徘徊。由于江边有幕墙般的白杨树遮掩,除了对岸的4根高大但极少冒烟的烟囱之外,游客们看不到什么。

建成于1943年的中朝友谊桥上,无论铁路还是公路都只有单行线,桥上很容易拥挤。即便如此,连续几日,桥上的通关车队仍是冷冷清清。中国海关人员开始在口岸全面检查运往朝鲜的货物。

过去4年中,共有三桩与朝鲜相关的事件令丹东商人们感到格外不安,分别是2002年11月杨斌因经济犯罪被中国警方拘捕,2004年4月22日朝鲜平安北道龙川郡发生严重火车爆炸事故,以及此次核试验。

在朝鲜此次核试的威力尚未清楚之前,其影响力已经被丹东感受到。“这次比前两次影响更大。”武警丹东边防支队的一位中校说。

在经济领域,也并非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几天来,境内外媒体都传言说,中国银行丹东分行从10月15日起停止向朝鲜转账,对此,中国银行发言人已于日前予以了否认。

但可以证实的是,中国建设银行丹东分行已经停止了与朝鲜的一项金融合作。今年以来,朝鲜贸易银行一直通过中国建设银行从事中国商户对朝贸易的结汇业务,这意味着中国商人在把货物卖给朝鲜之后,可以便利地从建设银行领取货款。这一业务的暂停时间正是10月15日。

所以,从15日起,除了以货易货贸易之外,朝鲜的商社和会社要继续购买中国商品的话,就必须派代表携带现金前来了。

即使是最资深的边贸商人也很难猜测,10月17日朝鲜方面没有关闭中朝友谊桥的贸易通道,是否与联合国制裁带来的危机感有关。“我们算是比较了解朝鲜人的了,可是对于朝鲜的政策,我们还是很难揣摩。”边贸商人马晓红说。这天是朝鲜第一个共产主义组织“打倒帝国主义同盟”成立80周年纪念日,往年都会举国庆祝并放假闭关。但今年的当天,朝鲜却并没有关闭关口。

本文地址:http://www.ddhaihao.com/dandongfangchan/2597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