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丹东新闻网 > 科技知识 > 正文 >

在中朝边境感受朝鲜另一面 边民忙碌准备春耕

2019年07月10日 22:07来源:未知手机版

黑雨引导开机,青蛙测试,新安琪莉可第二季

“谁说我们这里停过工?我天天在工地上,工人们年前忙到大年二十九才回去!”丹东新鸭绿江大桥工地的一位经理4月15日这样明确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近几天来,不断有传言称,受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的影响,新鸭绿江大桥的建设一度停工。

《环球时报》记者眼前的新鸭绿江大桥工地一派繁忙景象:在丹东新开发区浪头一侧,七八辆载重卡车排队等着进入主桥区倾倒混凝土,桥上电焊工作业时四射的电火花,供过江作业的工人和小型车辆过往的临时桥梁已经延伸到鸭绿江中心,不远处的江面上有一艘朝鲜人民军的巡逻艇系泊。

搭乘项目部的通勤小艇,可以更清晰地看出新鸭绿江大桥的建设进展:两座高140余米的桥墩主体耸立在江中。“再建50多米,桥的主体就完工了。”登上新鸭绿江大桥朝鲜一侧的工地,记者看到的是一样繁忙的情景:总计5公里长的引桥已经基本完工,引桥下各种配套建材堆积如山,每小时一个航次的通勤小艇不时地将工人送到桥下的临时板房内。朝鲜边防军不时也会到工地内检查作业情况。“按眼下的进展,今年年底新鸭绿江大桥的主桥就可以通行工程车了。”这位经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新鸭绿江大桥从规划到进入全面建设并不容易。在丹东采访期间,《环球时报》记者沿丹东与朝鲜接壤的306公里国界线采访发现,目前鸭绿江上现有的几座大桥都是冷战时期甚至更早前遗留下来的,尤其是抗美援朝之后于五六十年代修建的两座大桥依然保留了下来。旧的一座在抗美援朝时被炸毁,不能继续使用,只用作观光遗址。而连接朝鲜和中国的朝中友谊桥(鸭绿江铁桥)由于年代太久,20吨以上的货车无法通行,且只能单向通行,成为制约朝中两国人员往来及物流的瓶颈。为此,几年前中方向朝鲜提议建新的鸭绿江大桥,并表示将全额负担建设费用。

韩联社曾报道称,对朝鲜而言,由中方承担1.5亿美元左右工程费的新鸭绿江大桥建设项目,圆了曾于2002年双方合作没能成功的“新义州特区”的梦想,成为朝鲜从2006年开始推进的鸭绿江下游“绯缎岛自由贸易地带”项目的最重要的基础设施。然而,朝鲜一直对此表现消极,直到2009年10月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朝鲜时,才同意建设大桥。2010年2月25日,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海龙和朝鲜外务省副相朴吉渊在丹东市签署了《中朝关于共同建设、管理和维护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的协定》。

对朝鲜方面最初犹豫的原因,有韩国学者称:“朝鲜担心这座大桥会成为中国军队进入朝鲜的通道,而且也担心新桥一建成,就会为中国要求朝鲜改革开放打开缺口。”不过,据当地一名消息人士称,真正的原因是,中朝两国在桥的选址上一直没有统一的意见,朝鲜方面主张新鸭绿江大桥通过威化岛,而中国方面希望将朝鲜要求的路线下移10公里,从丹东浪头新区到新义州南部之间建桥。“现在,朝鲜政府希望中国能帮助其修建一条从新鸭绿江大桥直通平壤的高速公路!”一位消息人士向《环球时报》透露:“虽然没有人在正式场合说起桥跟公路的关系,但朝鲜方面提出这一要求倒也表明其急欲开放的姿态。”不过,本报记者无法从中朝双方官方那里证实建公路的消息。

朝农民盼“包产到户”政策落实

新鸭绿江大桥朝鲜新义州一侧的建设工地管理十分严格:不得用手机拍摄工地四周的朝鲜人民军哨卡,连四周的农田也不允许拍照。如果发现有人违规,轻则没收重则当场摔碎;驻在工地内的朝鲜国土局官员和工程师不会跟中方人员交换除工程建设以外的任何话题;中国工人也不得踏出工地范围半步,而整个工地用网格状的铁丝圈起来,并且用一人多高的蓝色挡板遮蔽。

尽管如此,许多中方人员仍能感受到些许的“变化”。一名中方经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工地内的朝鲜工程师都很认真学习中国的建桥经验,技术细节问得非常细,学得也很刻苦。”由于江堤横跨建桥工地,所以四周的朝鲜农民不时穿行。“哪怕语言不通,一些农民也会手里拿着朝汉字典,跟着中国工人学那么一两句中文,说是将来做生意有用。”这位经理说:“朝鲜边防军就在几米外的哨卡里监视,但并不干涉。”

本文地址:http://www.ddhaihao.com/kejizhishi/2598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